2020第一期

靠跨年晚會“出圈”?B站兇猛來襲 “愛優騰”坐不住了

2020第一期

談資|靠跨年晚會“出圈”?B站兇猛來襲 “愛優騰”坐不住了

2020-01-05 18:00

rB4AiV4Q_TGAS7IuAAHz4GYhWvU044.jpg

  跨年之後,“B站(嗶哩嗶哩的簡稱,英文名稱bilibili)晚會”的課你補了嗎?

  從中西合璧的五絃琴到交響樂團合奏,從今年最火的國漫IP《哪吒》到風靡全球數年的《哈利·波特》,從圈層文化最愛的“炮姐OP”到由退伍軍人合唱團演繹的所謂B站最大“IP”《亮劍》主題曲《中國軍魂》,B站這場跨年晚會從青春記憶入手,挖掘中國青年深入骨髓的情結。

  人民日報官方微信頭條轉載共青團中央的文章《網友:這場“跨年晚會”很懂年輕人!》。評論稱,在大部分衞視都熱衷於邀請流量明星演唱流行歌曲的時候,他們以年輕人興趣作為切入,通過對節目內容的走心策劃,滿足了粉絲們記憶深處最細膩的情緒。80後90後已經成為社會的中堅力量,他們對晚會中的很多東西擁有強烈的共同記憶基礎。當它開口的時候,你才會驚覺,這是年輕人的聲音,是一代人的聲音。

  跨年晚會的火爆,加上B站宣佈與QQ音樂達成深度戰略合作的消息,直接刺激了嗶哩嗶哩股價的飆升。

  1月2日,2020年美股首個交易日,開盤後B站股價一度暴漲超15%,收盤時漲幅略收窄至12.51%,股價報20.95美元,創去年2月底以來新高。市值增加近7.3億美元。

  5G時代正在到來,網速將越來越快,資本紛紛瞄準了視頻這一風口。

  在國內的長視頻領域,愛奇藝、優酷、騰訊視頻(下稱“愛優騰”)三足鼎立,在短視頻領域也崛起了抖音、快手等平台,而B站劍走偏鋒,以其獨特的商業模式和用户圈層,成為資本的新寵。

  可以看到,“愛優騰”依靠互聯網巨頭BAT(百度、阿里巴巴、騰訊的簡稱)的“輸血”,擁有幾億用户卻並沒有實現盈利。近期還因熱門劇集額外收費,出現從VIP到VVIP的模式,引起了很大的爭議。

  “愛優騰”的盈利模式清晰簡單,主要是會員收入與廣告贊助收入,成本是版權成本和自制片成本。因運營成本的上升,盈利變得越發艱難。

  除了視頻平台,B站還是一個以二次元為主的UGC(用户自己生產內容)社區,有着不同的商業模式和更多元化的收入結構。其主要收入模塊分為遊戲、電商、廣告、大會員、直播等。2019年第三季度,B站實現收入18.59億元,同比增長72.3%;虧損也進一步擴大至4.06億元,同比增長65%。 

  隨着B站的潛力不斷顯現,“愛優騰”坐不住了,他們也開始着手佈局二次元內容版權,搶奪這一陣地。

  數據顯示,B站的用户數仍處在大幅增長期,目標三年後月活躍用户達到2.2億,但有用户還不行,變現才是硬道理。

  B站也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

浙江在線  本期主筆 甘居鵬

編輯:黃玉環

往期回顧

2019第四十四期

談資 | 懷揣理想前行 李想會在他熱愛的汽車路上栽跟頭麼?

2019第四十三期

談資 | 匯源果汁創始人變“老賴” “國民”品牌更應腳踏實地

2019第四十二期

談資|生鮮賽場死亡名單 又一家生鮮電商倒下

Copyright © 1999-2018 Zjol. All Rights Reserved

浙江在線版權所有

©2019浙江在線版權所有